老刘家丧葬用品服务部|蚌埠殡葬用品
联系我们
老刘家丧葬用品服务部|蚌埠殡葬用品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CONTACT

行业动态

蚌埠老刘家丧葬服务:进行中的丧葬我们应该注意的寿衣和用品的注意事项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1-05-19 点击量:

  中国丧葬中有很多的特殊的用品比如寿衣比如扎纸等等。今天来给大家讲述一下关于丧葬里的扎纸和他的制作用途的点点滴滴。蚌埠批发骨灰盒寿衣白布

蚌埠老刘家丧葬服务:进行中的丧葬我们应该注意的寿衣和用品的注意事项

  丧葬纸扎是中原地区传统丧葬活动中重要的祭祀用品,也是民间美术重要的组成部分,蕴藏和寄托了民众对生命的尊重和美好生活的期待。本文以实地调查的资料出发,从类型和工艺两个方面对中原地区丧葬纸扎的进行了较为细致的整理,并对其中蕴含的传统工艺内涵进行了初步解析。 安徽蚌埠殡葬服务

  纸扎,亦称“扎纸”、“糊纸”、“扎活”等,是用秸秆、竹条等原料做骨架,并以色纸加以糊裱、略施彩绘的民间造型美术品,也是集扎制、剪纸、彩绘等技艺为一体的民间工艺门类。其中,用于包括丧葬、祭奠、追思等民间丧俗活动的纸扎品,总称为丧葬纸扎。纸扎的主要媒介和载体是纸,因此,纸扎是随着纸张的大规模生产而诞生的。考古资料表明,纸制明器最早出现于十六国时期,其原始雏形是平面形态的剪纸。由于纸张易于腐蚀或大部分用于焚烧等特性使然,历年来的考古发现中较为鲜见,仅在新疆自治区等地方发现有少量遗存。 徐州殡葬服务

  一、中原地区丧葬纸扎概述

  焚纸习俗的兴起是随着造纸工艺的成熟和推广、纸扎成为大众日常接触的物品之后开始的,丧葬纸扎工艺也由此进一步得到推广和兴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丧葬纸扎工艺的形成反映的正是殉葬俑演变和发展的基本历程。宋代孟元老撰著的《东京梦华录》记载“纸马铺,皆于当街用纸衮叠成楼阁之状”,是中原地区丧葬纸扎在宋代趋于成型的文献印证。

  在中原地区民间社会,丧葬一直被视为“人生大事”,也是重要的民俗活动之一,作为其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丧葬纸扎成为中原地区一种具有深厚文化内涵的民间美术门类。中原地区位于中国地理和文化的核心地带,近几十年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包括丧俗及其纸扎在内的民间风俗和民间工艺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然而,由于民俗文化与生俱来的韧性生命力使然,丧葬纸扎在一些较为偏远的乡村也还有着不同程度的遗存。

  “纸扎匠”是河南郑州一带从事纸扎活计的艺人的专用称呼。许昌杨庄的朱结实老人现年94岁高龄,是村里年龄最长的老人,被当地人尊称为“朱老先生”,也是当地硕果仅存的几名丧葬纸扎匠人之一。朱结实自17岁开始拜师学艺,尽管只是门外弟子,即只有在有活的时候才给师傅帮忙,除了如纸房子等大件纸扎能够得到师傅的亲自指点外,其它小件纸扎品都靠自己平时留意和摸索。七十多年的从艺积累,也使得老人成为附近十里八乡最富盛名和受人尊敬的纸扎能手。

  二、中原地区丧葬纸扎的主要类型

  根据对当地尚存的实物调查,并结合朱结实老人与其他纸扎匠人的采访,中原地区纸扎从功用上大致包括祛病除灾和丧葬祭祀两大类。祛病除灾的纸扎多为各式小人,也有男女、文武的区别,均以传统样式进行装束。

  丧葬祭祀纸扎是中原纸扎的大宗,这一类的纸扎主要包括神像,童男、童女、轿夫、马夫、丫鬟等人像,马、狗、猫、鸡等动物,门楼、四合院等建筑,摇钱树、金幡、银幡等吉祥用具,以及包括桌椅板凳、床柜、衣橱在内的各种饮食器皿、生活用具等六大类。亦有其它应丧家特殊需求而创制的。其中,神像多于下葬时焚烧于墓前,如今几乎消失;由于作为交通工具的轿子的消失,轿夫像也不再制作;建筑和生活用品也随着时代变化而出现新的品种,如各种门楼、院子、楼房或平房等组成的四合院,内饰豪华的独栋别墅,电冰箱、洗衣机、电视机,乃至风靡一时、各式型号的iphone等电子产品。

  根据民间丧葬祭祀仪礼在时间上的区别,在逝者头七、五七、七七、周年、冥诞等祭日都会用焚烧不同种类的纸扎来致哀,其中以五七和第三个周年最为重要,俗话说“五七、三周年,不烧不周全”。此外,据《东京梦华录》记载:“七月十五中元节,先数日市井卖冥器,靴鞋,幞头,帽子,金犀假带,五彩衣服,以纸糊架子,盘游出卖。又以竹竿砍成三脚,高三尺五,上织灯窝之状,谓之盂兰盆,挂搭衣服冥钱,在上焚之。”时至今日,该地中元节依旧保留有“上坟,祭厉鬼”,举办相关祭祀活动怀念已逝亲人的习俗,各种不同的纸扎品也会在此期间焚烧。

  三、中原地区丧葬纸扎的主要工艺

  许昌杨庄、苏桥、椹涧一带,是中原地区丧葬纸扎工匠较为集中的地方,也是中原地区丧葬纸扎工艺具有代表性的区域,其纸扎工艺大致分为造型、结构工艺和配色、糊裱工艺两大类。具体包括选材、下料、扎制、配色、糊纸、剪花、贴花、描绘、整形等不同工序。在这些工序制作过程中,纸扎匠凭借来自祖传或师承的手艺,更主要的是结合自身后天的领悟和实际扎制经验的总结,将极为普通的材料扎制成各种成品,在一些特殊的工序和工艺技巧上也形成了自己的特征。

  1.造型与结构

  从整体造型的原则来看,中原地区丧葬纸扎绝大部分是通过对现实生活中各式物件的描摹而成的,同时也随着时代变迁而出现新的变化。如纸扎房有旧式与新式之分,而无论旧、新均以当地流行和存在的民居为造型依据,中原地区传统民居建筑一般由房屋、门楼、围墙等主要部分组成,房屋与门楼皆以当地俗称包括坎笼、瓦花等部件构成的“起脊”形制为主,旧式纸房正是对传统民居建筑的模拟,大到建筑整体结构、小到屋内日用陈设,乃至滴水、坎笼、瓦花、对联等一砖一瓦、门户窗扇,都通过剪贴、绘制等方法一一表现。

  在纸扎结构的成型工艺中,选材是最基础的第一道工序,多为就地取材,其骨架一般选用农作物黍秆和竹、篾条。较为粗壮的黍秆多用于扎制如门楼等框架较大的建筑,可以精细加工的篾条则多用于扎制框架较小的人物、纸马和生活用品,其中如纸人的胳膊、腿之类更为细致的肢体骨架,则用麦秸秆捆扎成型。选材之后,根据扎制对象骨架的不同,对材料进行适当裁切,就是下料。下料之后的扎制需要将下好的料材依据对象的形状扎好骨架,根据物体结构采取结点交叉的方法,用结绳器自制的绳子进行捆绑,使骨架更加牢固,也更加符合结构和比例,是纸扎结构工艺中最关键和最重要的一道工序。

  扎制正方体或长方体等较为方正的骨架时,为了使其外形更加规整,其转折处都需要根据尺寸在黍杆适当的位置使用刻刀削出一道近90度的槽口,然后将黍杆在槽口处对折,便可形成较为精准的直角。在将两种结构拼合在一起时,一般采用传统木工的竹钉嵌合工艺,即先用锥子将其中一根黍杆刺穿一小孔,然后将竹篾条根据需要的长短进行裁切并将其一端削尖,把竹篾条较钝的一端插入刚凿好的孔内,尖的一端则插入另一根黍杆的杆芯,这样使两根黍杆之间连接的更加紧密,结构也更加稳固。此外,在捆绑时,纸扎匠们有自身独特的捆扎方法,即“抄手捆”。种种类似的“绝活儿”,均集中体现了民间工艺在结构上的科学性和民间艺人的集体智慧。

  2.配色与糊裱

  在配色上,纸扎匠对颜色搭配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法则,都是在描摹现实的基础上发挥适当想象,“看心计儿哩”般的即兴搭配,只要在视觉上“亮堂”、“不乌”,就是好看。通常选用“大红—菜绿”、“明黄—靛青”及“黑—白”等对比强烈的颜色进行搭配,且颜色相近的不能相邻,否则块面、细节等无法凸显,立体感便会大打折扣。增强色彩的对比,不仅使纸扎鲜艳夺目,而且增添了浓浓的民间乡土气息,更显现出民间美术那种夸张、质朴的特色。与之前纸扎尤其是纸人的颜色给人一种神秘感、以冷色为主不同的是,如今暖色愈来愈多,意味着多种颜色扎制的“另一个世界”也如同现实生活一般色彩缤纷,属于给予生者精神慰藉的途径之一,呈现出一种“丧事喜办”的特征。

  搭配好基本色彩之后,在糊裱色纸之前需要先在扎好的骨架表面糊一层草纸,再根据配好的颜色把色纸糊裱于草纸上,这样就避免了较薄且相对较贵的色纸在制作过程中破损,同时也糊平了扎制骨架凹凸不平的节点,使整个纸扎品更加牢固、平整和美观。接下来的剪花和贴花是以剪刀或刻刀将色纸或金银纸剪刻成的团花、角花等不同形式的花样图案进行细节装饰,其中人像道具、服饰建筑的装饰以及器物图案等,都是用金银纸和色纸进行剪刻镂空而成的。扎制和贴花完成之后,需要进入到“开脸”即对纸扎品细部描绘的程序,一般以手绘线描的形式加强对人物脸部、建筑物砖瓦细缝等细节表现,追求的是一种神似意会、点到为止的效果。由于丧葬纸扎作为特殊的雕塑形式,在整体上追求的是建筑装饰、人物的服饰等都要与整体相和谐,因此形成了不求体积的重量感、只求其虚形及色彩的重量感与体积感的造型观念。最后再对纸扎成品进行“质检”整形,也是丧葬纸扎中重要的一环,其主要是看形体、配色、描绘等是否合理,并作局部的细节调整,达到纸扎成品整体造型的和谐统一。

  四、结语

  作为中原地区传统丧俗活动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丧葬纸扎是乡土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尽管中原地区的丧葬纸扎从本质上来说与其它地域没有根本区别,但也有其自身的工艺及技巧方面的特征。其中反映的传统工艺及民俗民风的变迁,也是研究民间技艺、民族文化心理和文化表现途径的重要实物支撑,蕴含了深厚的传统文化内涵。当下,随着经济建设和现代化程度的不断加快,包括中原地区丧葬纸扎在内的民间工艺由于文化生存空间的压制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消解。传统殡葬制度的改革,更令丧葬纸扎几乎失却了它赖以存在的场合和途径。然而,民间社会对丧葬纸扎的需求仍旧有一定市场,其“产品”需求也随着时代、潮流的变换而不断更替,在传统纸扎品类不断调整的过程当中,蕴含其间丰富的人情味依旧令我们着迷和怀念。

蚌埠老刘家丧葬服务:进行中的丧葬我们应该注意的寿衣和用品的注意事项